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站内公告 >> 内容

饿了么要做“餐饮界淘宝”

时间:2015-6-18 22:21:4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导语  外卖的补贴大战也烧到了朋友圈中,也让原本是轻资产模式的外卖软件行业变成了重资产大规模烧钱、自建配送体系,甚至参与到整合社会化配送队伍,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软件公司的能力。与竞争对手相比,饿了么...

  导语

  外卖的“补贴大战”也烧到了朋友圈中,也让原本是“轻资产”模式的外卖软件行业变成了“重资产”——大规模烧钱、自建配送体系,甚至参与到整合社会化配送队伍,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软件公司的能力。与竞争对手相比,“饿了么”正在参与一场“负重游戏”,美团外卖现阶段并未打算参与到自配送,而饿了么反其道而行之,意图是为了更好的甩开对手。

  文 | 本刊记者 邹玲 编辑 | 房煜

  坐上风口的外卖APP领域,会诞生下一个“滴滴”或者“快的”吗?很有可能,因为外卖领域正在或者即将迎来几家巨头,而饿了么是其中之一。

  虽然早有美团外卖、百度外卖、淘点点、到家美食会等在内的数百家新老网络外卖平台。但目前笑傲群雄的还是饿了么,暂时领跑的“饿了么”和紧随其后的“美团外卖”,贴身肉搏战打得难解难分的同时,也有合并流言频频传出。

  “这种谣言的出现,只能说行业里面对饿了么的发展有些惊慌”,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坚信,饿了么的未来,将建立于它对产业链的改造,及其实现的程度。张旭豪坚持认为“饿了么”是一家有梦想的公司,这个梦想不可能通过被并购或者卖身实现,饿了么的下一个目标是敲钟,至于时间?张旭豪说最快是2018年。

  饿了么从来不把自己当成一家“纯互联网公司”,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,张旭豪表示,“饿了么”甚至也不把自己当做一家“外卖公司”,而是类似阿里巴巴这样的“餐饮淘宝”。

  “我们从来不是一家送外卖的公司,公司的目标是联接所有关于食品的需求。把交易流通的过程变得标准化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创新尤为关键。”张旭豪坦言,“越来越多互联网公司相互合作才能把O2O做成,今年公司开始和京东以及各家快递公司合作,也在积极和配送餐馆的上游供应链合作,未来合作对象甚至不排除金融机构。”张旭豪曾在今年的融资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。

  跟早期的硅谷创业公司类似,饿了么是张旭豪和几个同学于2009年在上海交大校园创立的公司。最初只是为了解决自己晚上吃宵夜的需求,后来变成全校知名的外卖订餐网站。

  发现无法兼顾学业之后,张旭豪选择了休学,却并不忌讳背靠上海交大的资源和光环,为饿了么谋求校园之外的生路。打着上海交大大学生创业团队的旗号,张旭豪积极参与全国多个创业大赛,并成功吸引了VC的早期投资。创业五年内,张旭豪接受了五轮融资。4个月前,“饿了么”宣布获得3.5亿美元E轮融资,成为O2O领域最受关注的明星公司之一。这是张旭豪的第一个创业项目,刚创立公司时他才26岁,与扎克伯格同龄。

  “吃本身是比打车更高频的一个需求,所以外卖早晚会超过打车的市场。”饿了么联合创始人康嘉表示。康嘉透露,现在“饿了么”的日订单已超过200万单,而下一步的目标是日订单超过千万,“加上早餐、下午茶或者夜宵,一天最多有五顿饭的需求,这个市场的潜力惊人。”这个目标意味着,饿了么要做餐饮界的“淘宝”,而淘宝现在的日订单是2000万左右。

  张旭豪从不遮掩自己的野心,要搭建一个连接线上和线下的外卖“生态系统”。但是成功与否的关键向来不在线上部分,线下部分才是模式能否存活的核心指标。张旭豪也表达了他的目标:“要让每个城市的十字路口,都有正在送餐途中的饿了么配送员,无论他是我们雇佣的,还是来自第三方的,或是接入的社会化运力,送餐车辆永不熄火。”

  这就意味着,饿了么已经开始切入“重模式”——从纯粹的线上“接单渠道”,到可以为商家解决运力配送的整体方案提供商,张旭豪为饿了么确定了三条运力线,由重到轻分别是自有物流、第三方物流和社会化物流。而配建物流体系是今年饿了么的战略重点。

  在很早以前,张旭豪和他的团队就思考过外卖领域的物流模式。“因为我们很早以前做过一个调查,点外卖最看中什么?排第一就是物流。”康嘉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为此,饿了么从去年开始建自己的配送队伍,“两个目的,一个目的是增加优秀餐厅的供应,第二个目的就是为我们整个物流体系的运营积累经验。”康嘉表示。

  从一个月前,“饿了么”悄悄上线研发多时的“蜂鸟”配送系统。“蜂鸟这个产品是社会化物流,这个瞄准的是餐厅自己的配送人员,以及众包配送,就是说饿了么现在可以整合除我们自己以外的配送团队。”康嘉透露,“蜂鸟”的增长数据非常惊人,目前已经有5万余名活跃的配送员,以及日均订单十几万。

  “蜂鸟”的推出更多是为了解决餐厅运力的效率问题。“举个例子,假如你订的这家餐厅上了蜂鸟系统,你下单之后就会收到一个短信,告诉你订单正在路上,让你不用着急。而短信里还会给你一个链接,让你可以查看到配送员走到哪里了。”康嘉如此描述“蜂鸟”的应用场景。而蜂鸟也会跟京东展开深度合作,未来很有可能对接京东的运力系统。

  听起来,这很像是打车软件的“招式”,而康嘉也承认,“饿了么”其实有很多产品和运营的方案都借鉴了打车软件的思路。“启发最大的是补贴,怎么补贴效率最高,其实整个外卖行业都是从打车行业中借鉴的。”外卖的“补贴大战”也烧到了朋友圈中,也让原本是“轻资产”模式的外卖软件行业变成了“重资产”——大规模烧钱、自建配送体系,甚至参与到整合社会化配送队伍,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软件公司的能力。

  但张不会为此困扰,“移动互联网时代轻重,我觉得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,滴滴大家一开始认为是一家轻公司,但烧掉的钱却比任何一家重公司都要多。”张旭豪认为,用户体验才是衡量一个公司好坏的根本。“哪怕我比别人重,但是我比别人提供更好的体验,最后赢的也一定是我。”张旭豪说。

  从一家只有4个人的公司,到现在发展到5000多人的规模,康嘉认为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“饿了么”的管理能力,“没有管理能力你做不来一家重公司的。”与竞争对手相比,“饿了么”正在参与一场“负重游戏”,美团外卖现阶段并未打算参与到自配送,而饿了么反其道而行之,意图是为了更好的甩开对手。

  虽然创立的时间比美团外卖早,但在美团擅长的三四线城市,饿了么还面临挑战——根据易观的一份数据显示,饿了么在2014年还是抵御住了美团外卖的扩张,以大约3个百分点的优势领先,而这领先优势主要在于一二线城市。

  张旭豪也认为,饿了么还需“下沉”。饿了么正在急速扩张,2014年初只在20座城市开展业务,一年后是250座。而饿了么也在尝试参与餐饮业的上游,为平台上的入驻餐厅提供食材。这一业务需求在于很多中小型商户缺乏良好的采购渠道及议价能力,饿了么的设想是将商户聚集起来,统一采购食材。“饿了么要做的不光是送外卖,而是对整个产业的再造,有物流,有订单,有交易平台,还有供应链。”张旭豪表示。

  上海交大商业系出身的张旭豪和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出身的王兴,被戏称为“技术派和商业派”之间的较量。而将目光瞄准了“餐饮界淘宝”的饿了么,只有打败美团才能走向敲钟的征途。

  康嘉坚信这一天迟早会到来,“我们的胜算在80%以上”。康嘉自信满满地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“饿了么的目标是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,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没有短板。”而他自认为的优势是“我们比上一代创业的人更年轻,因此可以坚持到更久以后。”

作者:佚名 来源:不详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爱伊可(www.iyico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483号

  • 鄂ICP备15010921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